真人娱乐澳门赌场在线

江疏影从自身体验和经历中得出一个总结:安全和无趣不会孕育美。小心翼翼地演一场戏,不会吸引观众;毫无冒险性的事情,肯定不太好玩;一个过分保守的人,真的很无聊。从现在开始,她将要挑战有趣的、新鲜的、非同寻常的美,敬请期待。

江疏影 | 缺陷也是对完美的追求

江疏影

美不是我要干的事情

前段时间,凯特·布兰切特在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上,穿了四年前穿过的一套礼服。江疏影被震撼到了,她觉得这太酷了,“她的言外之意就是:你看,我不怕变老,我活得很自信,而且我越来越好,四年前的礼服穿在我身上,越来越有光彩了。”

在江疏影看来,演员是一个带有公众性和影响力的身份,有时候可以主动引领观众和市场,而不是一味迎合与跟随,“为什么我们中国没有演员想到这么做呢,可能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否定了自己,自己限制了自己,那观众可不就觉得你老了就不好看了嘛。”

听她这么说话,就知道她一定不会认为年轻最美。现在看到几年前《致青春》里校花阮莞温柔微笑的剧照,她内心OS:我以前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回看过去的自己,她经常感觉有点不认识,然后更加清晰地意识到每一年、每一天的自己都在变化,“发生过的事情都会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我现在这个状态,是过去的所有经历造就的。”

江疏影 | 缺陷也是对完美的追求

江疏影

今天的江疏影特别不喜欢一成不变和按部就班,来拍杂志封面,如果告诉她“只要笑笑就好”,她会嫌弃地说“那太无聊了吧”。

她在剧组观察过,不同的服装师的工作状态很不一样,有时候她会看到“大师在创作”的时刻:“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先把衣服拿过来,这样搭配看看,那样搭配试试,这边剪掉一点,那里弄一朵花,弄个领结。这是创作,这是艺术,不是想好了这两个搭配在一起,没有变化。”

以前拍照,江疏影都想美美的,现在呢,她在意的是有没有在这场拍摄中表达自己。她觉得,美是服装师、化妆师、发型师、摄影师要干的事情,不是她要干的事情,“我的工作是表达自己,”她说,“我太知道我怎么样是美的,但是我拒绝这种特别容易得到的美,我想去寻找另外一种美。”她把拍照当作一场探索,要去找“不一样”和“有意思”,融入拍摄场景中,和周围的一切互动,调动自己的情绪和神态,在镜头前呈现出大家没看到过的江疏影。这一刻她有这样的眼神,十年以后,也许她会展现出完全不同的另一种。

江疏影 | 缺陷也是对完美的追求

江疏影

我不喜欢听太顺耳的话

就在前几天,江疏影看到一本书的封面上写着: “无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太好了,她想,我也不要,立刻把书买下来了。那是日本殿堂级导演北野武的自传。

“不安全”是这个女孩下一个阶段想去尝试的。她觉得自己一直过得比较安全,太无趣,不够大胆。事实上,和大部分同龄演员相比,她的人生经历已经足够丰富多彩,旁逸斜出了。当年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同学们都忙着拍戏,只有她拎着两个大旅行箱去英国留学,念的还是传媒经济学;几年后回国,在企业上着班,又被选中出演《致青春》中的校花阮莞,重新开始做演员;这些年一边拍着戏,一边又出现在跨年晚会的舞台上当主持人,还陪同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参观武汉大学,全程英文交流。

江疏影却说,她的内心比我们所能看到的还要叛逆得多,“很多事情我想,但没有敢去做,还没有表达出来。”最近,她给自己设立了一个小目标,那就是接下来的人生都要不一样,都要有趣。

江疏影 | 缺陷也是对完美的追求

江疏影

在一档新的男女思维解谜节目《恕我直言》中,江疏影和蔡康永共同担当主持人,和嘉宾们一起畅聊男女思维差异中最具代表性的话题。这个尝试的确新鲜有趣,蔡康永都说江疏影在节目中“真敢讲”,不止一次分享自己的真实经历,袒露自己的内心世界,乐于用独特的观点和嘉宾碰撞。

“其实我很喜欢跟人聊天,跟大家分享,也许我的观点在你们看来是传统的、不完美的,没关系,我想说出来,看看大家的反应。”但是,她对聊天对象有着异于常人的要求—很NICE的人反而不合她的意,“我不喜欢听特别顺耳的话,我喜欢被人否定,我希望听到不一样的声音,‘你这个看法我不认同’,然后我听他说得有道理,我被启发或者被打动了,我会‘哎呦,对哦,有意思’,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