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艺潇 | 去倾诉,甩掉抑郁情绪

娄艺潇不太像演艺圈的人,经常一年花几个月时间旅行,加上热情外向的性格总给人一种乐观通达的印象,而其实她也曾有过把自己逼到情绪死角的灰色青春期。走出金沙中国娱乐城中不可避免的抑郁情绪,她说最好的方式,是倾诉。

娄艺潇 | 去倾诉,甩掉抑郁情绪

娄艺潇

“大连有山有海,大连女孩会比较直爽,因为不矫情,更豁达一点。”娄艺潇大喇喇地说。

有着一双机灵的眼睛和一副略高亢热情的嗓音,再加上甜美的外表和外向的性格,演员娄艺潇总给人一种乐观通达、潇洒放飞之感,似乎什么在她那里都不是事儿。

但这样的女孩也有情绪抑郁的时刻,比如失恋。“刚失恋那一天真的会很低落。低落到谷底,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她坐在北京东南五环外一家影棚的化妆间一边化妆边绘声绘色讲起自己失恋后的情形,跟一位朋友在餐厅一边哭诉,一边抽抽嗒嗒跟服务员点单,惹得整个餐厅的人侧目。

而这个爽快的姑娘很快就能走出情绪谷底,“当我一旦意识到这个人不值得我爱的时候,就不会再浪费时间。”她总结自己应对抑郁情绪的经验,就是去倾诉。

“什么事情不要老觉得我自己可以去处理,可以自我消化,很多事情旁观者清,如果你跟信得过的朋友或家人聊一聊,哪怕这个人不熟,没准人家给几句建议你一下子就想开了。”

但曾经,她是个截然相反的女孩,不会倾诉,一度把自己逼上情绪的死角。

娄艺潇 | 去倾诉,甩掉抑郁情绪

娄艺潇

穿越灰色,豁然开朗

童年的娄艺潇最大特点是内向。因为母亲喜欢唱歌,她从小学声乐,其实却更喜欢安静地画画。后来进入了大连市青少年宫少儿艺术团,她形容自己“在团里也不出挑”,到后来唱得越来越好,以独唱的身份拿了不少奖项,却并没有让她外向起来。

参加全国大赛的机会,让她从小尝到了旅行的甜头。“我十二岁在上海参加一个国际比赛,我当时就好喜欢上海,觉得很繁华。我在比赛中结交了两个俄罗斯好友,后来我们写信一直到初中毕业。

那些年每次去的地方,都会在我的心灵里,种下一颗种子。”

父母因为工作忙,经常把她放在亲戚家几个月甚至半年。她说起当时的感受,“我就觉得有点小挫折,但是也很懂事。”妈妈来看她要走的时候,她都假装睡觉,等妈妈走了,偷偷躲在被子里哭,“因为我就怕我又哭又闹,我妈舍不得走了。”

娄艺潇回忆自己整个青春期都是内向的孩子,且一度和抑郁情绪做斗争。

她一直到现在都忘不了高三那一年巨大的压力。顶着升学压力,她还是健美操社团的,经常要训练、比赛。那时候她的健美操成绩名列前茅,经常是大连市第一、辽宁省前三,有个暗恋她的男孩跟随她一起入了健美操社团,两个人谈起了青涩的恋爱。而随之而来的是压力,也许是出于嫉妒,同学疏远了她。

后来她和男孩分开,“身边那些嫉妒的人就都涌现了,在他耳边把我妖魔化到不行。”但当时她和男孩几乎不再说话,也不想去解释,就只能顶着误会照常一起训练,她的世界一下子变得压抑。“那段时间学习压力大,精神压力更大,我就不说话,每天塞个耳机听音乐,该训练的时候就训练。”就这样苦熬了一年,到毕业。

一直到上大学,遇见《爱情公寓》里豪爽的御姐“胡一菲”,她突然变得自信外向了。她分析这是因为,“当你一步一步自我认知更明确,想得更明白的时候,就会感觉一下子起飞了。成长的经历会让你越来越坚强,就会变得很乐观。”

愿意大方分享心底的灰色青春,因为她看到现在很多年轻人会出现抑郁情绪,特别是她的粉丝经常私信告诉她跟她当年一样的困惑,比如父母不理解自己或者跟同学吵架了很郁闷。感同身受之余,她想去用自己的故事,让他们看到光。

娄艺潇 | 去倾诉,甩掉抑郁情绪

娄艺潇

生死之外,皆是小事

19 岁出演《爱情公寓》被观众喜爱,娄艺潇在外界看来经历顺遂,而她说,“可能大家只是看到我19 岁就红了,但是我从小接受的那些艺术教育,我学了好几年的声乐,考过中国音乐学院最高级九级,钢琴也学了三年,舞蹈学过很多年,还是国家级运动员,这些都赋予我艺术生命,都是一点一滴积累的,比如说音乐剧的机会来了,电视剧的机会来了,电影打戏的机会来了,我是可以去hold 住的。”

而工作机会多,也不意味着没有情绪上的问题要去解决。

2018年4月份,她就经历了一段情绪抑郁的时期。当时她在海南拍摄电影《日月》,原本定下杀青后加入英国韦伯经典音乐剧《周日恋曲》,由她一人出演这部独角戏音乐剧。结果因为电影拍摄的时间发生了一些变化,最终音乐剧排练时间和电影拍摄时间“尬”上了。

两边对她都意义不小。《周日恋曲》是英国韦伯第一次跟中国合作,不仅是她的独角戏,且可以发挥她从小以来的声乐特长,而另一边电影又是她安身立命的根本。

电影在海南拍摄,音乐剧在上海排练,当她的档期在这两件事情上撕扯,音乐剧那边发现她最后合成的时间来不了,就要她让出意义重大的首演,因为首演莎拉布莱曼和韦伯的高管都会过来,不能出差错。娄艺潇苦苦争取,“我给你们保证,我肯定预演前再回来半天,把所有的调度、灯光都记住。如果预演那天我达不到要求,我就让出来,如果能达到要求,你就让我演。”

就这样,她把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了自己身上。电影在海南拍摄,她顶着十几斤的头发,因为做假发头皮都要揪出血了,身体又累,还要抽空飞上海排练音乐剧。身体太累,又考虑嗓子怎么办,毕竟音乐剧要唱,她一度崩溃大哭,哪边都不能甩手说不干了,只能咬牙苦撑。

“有一天我在海南拍戏到凌晨四点,冻得要感冒了,回酒店洗个澡,拖着箱子飞到上海落地再赶到音乐剧排练现场。五线谱、歌词,都是在飞机上背的。”最终,预演几乎奇迹一般她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让英国人直呼惊喜。

工作压力如此之大,也让娄艺潇感慨艺人是抑郁症高发群体,还有一重原因,“因为被舆论盯得太紧了,有些正常的事也可能被发挥成所谓的负面,也有可能遭遇键盘侠。”

但她并不太在意这些,甚至不在意红不红,“对于我而言,我觉得人气这个东西是最虚的。因为它是要靠维持的,可能今天因为一个什么事我上了热搜,那明天就下来了。如果为了走得远的话,演员还是要靠实力。如果单纯靠人气,可能就红个一两年之后就没饭吃了。”

所以哪怕被人说“胡一菲”之后再没了有力的代表作,她依然不骄不躁,按照自己的节奏走,甚至有点放飞,有时候一年有几个月都在旅行,比如2018年初她几乎刷遍了海岛,大溪地、马来西亚、泰国、马尔代夫。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挺好的,能维持自己的金沙中国娱乐城,又觉得这只是我的工作而已。”

我们拍摄的前一天,她和在《我爱北京天安门》里出演她“奶奶”的吴彦姝一起下午茶。老艺术家吴彦姝语速又快又轻,人又可爱乐观,完全不像一个80 多岁的老人。她很好奇吴奶奶什么事都看得很开,吴彦姝说了一段让她一直忘不了的话。

“她就说我经历了很多事之后,比如经历过亲人的去世,这几十年来先是我爸爸走了,然后老公走了,后来妈妈走了,经过这些事后我就觉得没什么,什么都放下了,人活着就要活得开心。”

娄艺潇 | 去倾诉,甩掉抑郁情绪

娄艺潇

Q&A:

工作之外,对你来说单纯的快乐是什么?

娄艺潇:比如说我做了一个自己很喜欢吃的饭,就觉得很快乐。今年全家人的年夜饭是我一个人做的,一桌子菜,很有成就感。再比如我在家宅了一天,跟我的小狗玩了一天,再看两部很喜欢的片子,这样也挺好的。

你会怎么关心自己的身体和情绪?

娄艺潇:每年体检,关心自己的身体,还有情绪。我保养的方式是,特别爱喝水,偶尔吃点控制饮食的酵素。关于情绪,要找到自我排解的出口,比如说跟别人聊天或者喝点小酒,这些都是很好的方式。